歡迎光臨河大藝考培訓學校官網

河大藝考培訓中心,河南勝試教育有限公司

權威藝考教育品牌

河南省較早的藝術高考培訓機構

多年教學經驗,河南藝術高考培訓行業的典范

24小時咨詢熱線:0371-66898899 17737118899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播音主持

播音員與主持人語言的同與異

文章出處:本站 人氣:4256發表時間:2019/9/17

當今社會傳媒競爭日趨激烈,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共存發展,要想在競爭中贏得受眾的親賴,達到傳播致效,作為傳播者的媒體就必須在了解受眾的同時優化傳播環境,講求傳播技巧。而在傳統的新聞傳播活動(廣播和電視媒介)中,語言無疑是播音員與主持人達到傳播效果的有力手段,所以作為聯系媒介與受眾的它們就要充分結合各自的傳播環境,運用各自具有特點的語言與受眾進行溝通和交流,從而拉近觀眾與傳媒之間的距離,這樣才更有利于受眾接受傳媒發布的各種信息。


在信息的傳遞過程中,信息外在化為我們所熟知的電臺或者是電視臺的節目,而節目的內容又決定了節目的形式,比如說我們經??吹男侣勵}材,有的新聞題材適合做深度性報道,有的則適合做一檔評論性質的節目,而有的只是一般性的消息報道,然而這種節目的形式恰恰又決定了我們播音員或者是主持人所運用語言的特點。在播音員與主持人的語言方式上就會表現出細微的不同,而這種不同是在作為有聲語言的播音與主持報道中的“大同”下的不同,了解兩者語言之間的不同點我們必須首先知道兩者之間的相同或相通之處。

一、播音員與主持人語言的“同”之處

1、無論是播音員還是主持人的語言,都應受到規范性的制約。

語言作為表情達意的符號,本身都是含有一定的主觀和客觀色彩的。具體的講,其語言意義的本身都是主觀的,而這種主觀性是人賦予的客觀對象的某種意義,而其客觀性則表現在這種意義并不是某個人所賦予的,而是社會對于特定語言的一種約束。作為播音員還是主持人,在播報新聞的同時,也會面臨著一種詞匯的取舍,總不能脫離語言去播報新聞,又由于新聞傳播者的身份,所以播音員還是主持人的語言就應該有一定的約束性,這種約束性還表現在新聞寫作運用規范化語言(簡潔明快、準確具體、鮮明生動)來使得更多受眾能夠接受信息。所以我國還相應的出臺了相關政策來規范播音員與主持人的語言,避免出現語言傳播的 “私語化”樣態。

2、作為用語言勾織成的新聞同樣具有感情色彩,直接表現為新聞的傾向性。

有人認為,播音員是純客觀性的轉述新聞,只是把當時或最近發生的新聞以口頭的形式描述了一下,不能帶有絲毫的主觀性情感,而主持人則有人認為是在純主觀的言語中進行新聞的“虛夸”或者是事實的“偽造”的,其實兩種現象都是一種極端的看法,“播音創作最關鍵的是要動真心,動真情,對所播內容要真動心,對播音對象動真情”這是齊越教授說過的一句話。[1]作為傳播信息主體的播音員還是主持人來說,一旦背離了事實的原貌就會失去了受眾的信任,更何談新聞傳播致效,正是這種新聞的主觀性與客觀性的并存才使得新聞具有了促使受眾接受的說服力。所以,無論是播音員的播報報道還是主持人的“說新聞”都是帶有一定的感情色彩的。

3、播音員與主持人語言形象化、傳播口語化的趨勢漸明顯。

語言的形象化并不等于夸大新聞事實,而口語化也并不等同于口語。形象化是對傳播語言的要求,傳播的信息要被受眾所接受,就要在語言自身的組織上下工夫,語言本身的意義就具有模糊性,概括性和抽象性。而播音員和主持人正是運用語言意義上的這種模糊性和概括性來使得語言具有形象化的特征,從而表示對某個新聞的傾向性的。近幾年來,說新紋的電視節目多了起來。譬如中央一套早上播出的《馬斌讀報》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主持人偶爾引用一些時代的流行話語來點評新聞,就像是新聞的親歷者又好像是新聞的評論者,從廣大觀眾的角度思考問題,用平和的語言去理解和闡釋新聞事件的影響,最后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二、播音員與主持人語言的各自特點

在學習《傳播語言學》的時候,曾經提到過詞語意義的問題也涉及到了詞語意義的內容也就是意義的分類,而作為新聞的傳播者,播音員與主持人“說”或“播”出去的信息同樣是由若干個詞語組織而成,其詞語意義類型同樣可以是作為劃分不同特點的傳播語言的依據。

1、在新聞傳播過程中,主持人注重于情感意義的表達,而播音員則側重于理性意義的表述。

作為一個資深的電視節目主持人,更多體現的是主持人如何拉近與讀者之間的距離,在語言上則更多選取能夠表現情感的詞匯,對于事件的分析評論更多的從受眾的角度出發。而且由于電視臺主持人的這種特殊性,不僅可以通過這種口語的形式表現情感,還可以通過自己的行為舉止、服飾等副語言來表現情感。

作為傳播信息的播音員來說,本身的新聞傳播方式就決定了播音員必須更多的側重于理性意義的表述,其直接的表現就是播音員語言具有極強的邏輯性,很少產生歧義和模糊。

2、播音員更注重于形象意義的闡釋,而主持人更多的是對于事件內涵意義的深度挖掘?!⌒蜗笠饬x在傳播中又可以大致分成社會形象、語言形象和思維形象,尤其是在我們國家,新聞傳媒是黨和政府的喉舌,而在傳媒內部,播音員的講話最能代表所在媒體的立場觀點和態度,這就是播音員具有的社會形象的真實體現,對于播音員在播報信息的過程中對于詞匯的選擇和分寸尺度的把握上都恰到好處,這正是語言形象的體現,如幾十年如一日風格的中央一套每晚7點鐘的《新聞聯播》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必須把全天發生的重大新聞播報出去,必然要求播音員語言上的簡練,高度概括,這又體現了播音員的語言形象。主持人不僅僅是介紹新聞事件本身,而且還通過自身的語言表述來挖掘事實真相和深化新聞主題。如每晚一套播出的《焦點訪談》先是通過一段畫面介紹新聞背景,通過主持人精練的話語使得整個新聞主題的升華,往往這種含蓄的語言更能揭示當下新聞發生的時代意義,給觀眾一個警醒的作用,使得新聞主題得到了升華。

3、語言風格是播音員主持人語言藝術修養的個性體現。

作為電視電臺的播音員更多的是采用“播新聞”的方式,語言的風格主要體現在播音員說話的語速和語氣上,播音員個人發揮的空間要相對小一些,大多數新聞類節目的播音員都是措辭嚴謹,且肢體、表情等副語言參與較少,書面語色彩比較濃。正相反,主持人則是采取“說新聞”的方式,更多采用口頭化的語言。從主持人的話語中可明顯的感覺到時代特征。特別是最近幾年媒體娛樂化節目的泛濫,加之主持人水平的參差不齊,有些地方臺為了吸引當地的受眾,提高收視率,把一些極具方言色彩的主持類節目搬上了屏幕,主持人用大量的方言代替普通話來“說”新聞,雖然形式是好的,但如果實際操作的不當,就會使得有些節目走向低俗化,但這也從側面說明了主持人正在試圖通過“另類”的表現形式來達到節目的收視效果。最具有典型特點是吉林衛視每晚八點播出的《忽悠姐妹花》,兩位主持人通過怪異的服飾語言和極具地方色彩的話語來說故事,講新聞,通過這種令觀眾搞笑的形式來拉近受眾與傳播者的距離,使得新聞能夠擁有更高的收視率。正是由于播音員與主持人語言的風格化,也造就了一批媒體名嘴,如在鳳凰衛視的陳魯豫就是因為其獨特的語言風格和親和力使得她主持的節目《魯豫有約》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播音員與主持人的語言有相同之處,斯大林曾說:“語言是思想的物質外殼?!睙o論是播音員的語言還是主持人的語言它都有傳播者的思想情感在里面,而要想獲得受眾的滿意就像我國著名老一輩播音藝術家齊越教授說的那樣用生命去播音,用生命去主持。而兩者的語言又有所不同。像張頌教授所說的,‘理解稿件—具體感受—形之于聲—及于受眾’的過程中,由于在播音員的播新聞中,語言與剪輯的新聞素材(電視中或電臺中錄音)的配合導致語言并不是一個獨立體,而作為主持人則可以在相對寬松的環境下按照節目的形式“自由”的發揮,使得及于受眾的語言略有不同,但這也只能算是大同中的小異吧。

0371-668988990371-66898899
企業郵箱373768989@qq.com
在線咨詢在線咨詢
官方微信
5544444